南钢:10年期货磨炼 打造产融结合强身术

时间: 2018-12-27   作者: 匿名   浏览次数: 7129

自首个黑色期货品种———螺纹钢期货2009年3月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上市以来,经过近10年的发展,钢铁产业链期货品种不断完善,日趋成熟,钢铁企业的经营环境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与此同时,钢材市场这10年间在产能过剩、去杠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微观和宏观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大起大落,极具波动性和周期性。

钢铁企业如何去适应这些变化?产融如何进行有效的融合?企业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12月15日,由中国冶金报社和上期所组织的媒体培训与调研走进了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钢),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产业新时代

南钢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徐林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南钢进入钢铁衍生品市场的时间比较早,自螺纹钢期货上市后就开始主动参与,南钢结合企业自身实际,组建团队和建设相关制度,并不断完善。

南钢证券投资部主任蔡拥政表示,钢铁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面临诸多“痛点”———产业链利润分配存在零和博弈,利润分配矛盾加剧;采购成本和销售收入两头浮动,传统采购、定价模式容易出现剪刀差;利润状况呈现周期性波动态势,政策依赖性强,对宏观经济敏感;旺季超库存和淡季消库存的矛盾,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常态化给企业采购、销售和库存管理带来了一系列挑战。

“这些痛点也是风险点和切入点,加之企业生产经营计划大多提前制订,难以临时改变,因此需要借助衍生品工具应对风险。”他说。

蔡拥政同时表示,黑色产业链可用衍生品工具丰富,境内、境外黑色产业链期货、掉期品种陆续上市,交易日渐活跃,具备深度套保容量。

以钢材期货品种为例,根据上期所的数据,截至12月24日,2018年螺纹钢期货成交量4.83亿手(双边计算),成交额达18.5万亿元,持仓量达1784.12万吨,法人持仓占比为34%,交割量7770手;热轧卷板期货成交量为0.78亿手,成交额约为3万亿元,持仓量为367万吨,法人持仓占比47.52%,交割量25140手。另外,钢厂盈利好转,更加重视对风险的控制,加大套期保值的投入,以保障企业生产经营的稳定和可持续性。

据徐林介绍,南钢由2015年的亏损转为大幅盈利。资产负债率也从2015年底的82%快速回落至今年第三季度的54.48%。今年前三季度,南钢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突破33亿元。“我们在2015年,实现了大型化、现代化和信息化。今年,南钢实物钢产量将首次突破1000万吨。”徐林说。他认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最近两三年,钢铁行业的经营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钢厂套期保值发展的黄金三年,对冲有工具,企业有需求,市场给机会,迎来了产融结合的新时代。

蔡拥政还表示,期待中板、不锈钢等钢铁相关的期货品种上市,以更好地满足钢铁企业的风险管理需求。

图为南钢板材生产线。 (本报记者 邵启明 摄)

套保体系

蔡拥政介绍,南钢套期保值经历了5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2009年3月螺纹钢期货上市初,成立了投资决策小组、组建操作团队,制订相关业务管理制度。

第二阶段为2009年~2013年,主要培养信息收集、分析、操作、跟踪管理等基层能力,尝试投机、套利、套保操作,安排实物交割走流程,完成螺纹钢品牌注册。

第三阶段为2013年~2015年,重心转向针对锁价长单和螺纹钢库存管理的套期保值业务,重视基差波动,灵活运用套保模式,规范期货套保。

第四阶段为2015年~2017年,根据期现结合程度,分为基础套保、战略套保和虚拟钢厂3个层级进行期货套保操作,放大套保规模。

第五个阶段为2018年以来,将套保服务延伸到公司部门、子公司以及客户,尝试场外期权,探索点价基差交易。

蔡拥政表示,在基础套保方面,主要对锁价长单进行买入套保,锁定成本和毛利,以及敞口库存的卖出套保。他以2016年7月的一笔锁价长单的套期保值操作为例进行了说明。当时该单签订时的毛利为423元/吨,但到10月和11月现货排产时,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如不进行套期保值,订单毛利大幅降至61元/吨。南钢在2016年9月收到预付款后,当月20日对原料期货品种1701合约建仓,买入现货排产后进行平仓,期现平仓实现盈利726元/吨,最终该笔订单实现毛利润787元/吨。(具体如图1所示)。

蔡拥政表示,锁价长单对南钢意义重大,有利于常态化管理稳定生产运营和稳定订单毛利,敢于接单(预付款+合同订立)。同时,锁价长单能提高预付款使用效率,减少公司资金占用;减少钢厂违约意愿,增加客户黏性。

蔡拥政介绍,2016年南钢锁价长单操作21单,对应产量14.22万吨,占公司板材事业部订单总量的3.6%;2017年操作40单,对应产量35.6万吨,占板材事业部订单总量的8.42%;2018年截至11月底,操作45单,对应产量66.67万吨,占板材事业部订单总量的15.2%。

在敞口库存的卖出套保方面,蔡拥政表示,可防止存货跌价损失,在生产成本确定的情况下,可以锁定利润。结合钢厂实际情况,在库存高于正常值且可能继续增加的情况下,选择基差有利时机卖出期货。(具体如图2所示)2017年8月份,当基差接近平水时,南钢通过做空螺纹钢1801合约进行卖出套保,平仓后期货实现盈利191元/吨。

在战略套保方面,南钢站在全年经营的角度,通过期货工具进行库存管理;根据公司年度预计成本,结合对趋势的研究和分析,建立虚拟库存,降低仓储成本和资金成本。(具体如图3所示)今年4月和5月,分别通过建仓买入铁矿石和焦煤合约,建立了虚拟库存,并在7月底进行平仓获利。

蔡拥政认为,总体来看,通过期货市场,南钢化挑战为机遇,实现产融深度结合,提升企业综合实力。一是稳定生产经营,在商品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下,熨平企业的利润曲线,规避极端风险,为企业稳定生产经营提供保障。二是革新购销模式,为原燃料采购和钢材销售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销售上,锁价长单套保,让销售部门敢于接长单,增加客户黏性;采购上,建立虚拟库存、买入交割,丰富采购模式。三是降低财务成本,衍生品工具的杠杆属性减少对资金的占用。虚拟库存较实物库存节省物流、仓储等运营成本。四是构建战略优势,增强钢企在产业链中的主动性,打破传统现货经营模式的限制。

教训与制度

徐林认为,企业进行套期保值,是个“一把手工程”,决策层对运用套保工具稳定生产经营要有深刻的理解,期现平台要高度协同,提升决策效率,同时还要加强认识和各种相关制度的建设。

“公司高层对期货的认识、感悟和理解比我们还超前,我们不做,他们也会逼着我们去做。”徐林坦言。他同时强调,企业参与期货市场一定要正本清源,期货本身是一个风险对冲的工具,一定要弄明白了才去操作,不明白的事就不去做,没用好,反而会放大风险。 

徐林表示,南钢在近10年参与期货市场的过程中也有过一些教训,包括机械套保,缺乏灵活性,不考虑企业差异和市场背景,生搬硬套;忽视基差,过度关注价格点位和走势;缺乏体系,定位模糊,风控缺失,等等。

蔡拥政认为,首先是要明确套期保值的目的是为了平滑利润曲线,取得合理利润,要避免猜、赌和套保转向投机,重视基差风险,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介绍,南钢套期保值的原则是“守正出奇”。“正”为风险控制意识,杜绝投机心态,企业有需求,市场给机会。对商品价格的判断是以识别风险敞口识别和决定对冲比例为出发点,而非期货端的盈亏;“奇”为深耕工作内容,提出新的套保策略,完善原有套保体系。

蔡拥政表示,证券部在套期保值方面的定位是服务输出,根据各业务部门、子公司甚至是产业链上下游合作的实际诉求,提出相关套保解决方案,仅仅是公司风控机制中的一环。

“我们与公司采购部门、产品事业部、市场部和财务部等部门一起,合作来进行模块化的方案制订和操作。”他说。

在套期保值制定建设方面,南钢出台了《全面风险管理办法》,通过在企业管理的各个环节和经营过程中执行风险管理的基本流程,培育良好的风险管理文化,建立健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制订了《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钢铁产业链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管理制度》,配套制订了《销售订单套期保值操作细则》。

“制度的建设尤为重要,在规范操作行为、提高执行力和风险控制方面为我们提供了保障。”蔡拥政强调。

在考评机制方面,南钢首先是将证券部定位于套期保值业务的执行部门,不单纯以盈利作为考核指标;其次是期现结合考评,将期货和现货两个市场的盈亏作为一个整体来考核评价。

“我们考核的原则是期货损益归属发起方,规避利益冲突。”蔡拥政说。期货套保实际执行产生的盈亏均归事业部,期现对冲后进行效益测算。基础套保考核操作优化和预案有效性、合理性;战略套保、虚拟钢厂套利按盈亏考核。